• Liya

《故鄉的記憶》之二:這片沙灘這片海



夏天親戚來訪,一定會到這個海灘戲水,媽媽會為我剪裁一件簡單的泳衣,雖然稱不上可愛漂亮,但至少合身,要來這片海,必須先涉水渡過一條河,水位的高度大約到大人的腰間,以小孩的身高就要踮著腳才能走過,過了河,眼前是一大片沙灘,炎熱的夏天,在高溫的沙灘上行走,好像走在一片荒蕪的沙漠,踩過燙腳的沙,才能看到這片海,大人們在沙灘上立起了海灘傘,小舅舅會帶一群小孩下水,最喜歡坐在輪胎橡皮游泳圈,隨著海浪起伏一波又一波,我們玩累了就會在海灘傘旁堆沙堡,玩的全身都是沙子,再跑去用海水沖一沖,記憶中最愛玩的遊戲就是跑到浪前,等待浪來時快速的跑回沙灘,被浪追的既害怕又興奮。

一天夜晚媽媽帶著我跟著鄰居來到這片沙灘,先是要渡過這條河,那天的水位比較低,只到我的腰間,但一片漆黑只有天上的月光和星星照明,有些害怕,挨著媽媽的身邊渡過了這條河,沙灘不像白天的燙腳,溫暖的沙子在腳下非常舒服,大人走了一段選了一處沙灘坐下,可以聽到海浪聲,望著天空看著滿斗的星星,大人聊著天,不記得他們聊什麼,只記得那一晚很美很浪漫。

10歲那年搬離了這裡,就沒有再來過這片沙灘這片海。

13歲時在報紙上的一則地方新聞,看到了童年的玩伴-小玲,跟著同學到海邊戲水,不幸被浪捲走,已在某處發現屍體,知道這則新聞,感受到第一次失去摰友的悲痛。

10歲以後一直做著被水淹的夢,這個夢會以不同形式出現,像是在海邊玩,突然起了大浪,在最後一刻跳上岸,在游泳池裡游泳,水池裏的水一直往上衝,也在最後一刻爬上岸,最近做的一次夢是在人潮擁擠的地下道,本來正要走下去,一個念頭停下腳步,卻看到地下道淹水瞬間湧出了路面,聽到很多人的慘叫聲,這樣的夢時常出現,雖然每一次都有驚無險渡過了,但對我來説卻是一直揮之不去的夢魘,這大概是童年被浪追時玩的太瘋而產生的後遺症。

對於這片海有著童年的快樂與恐懼,這次的返鄉回到了童年記憶中的海灘,事隔這麼多年第一次來到這裏向小玲道別。有人說看海是一種療癒,我試著看著浪一波一波的打上來,聽著海浪聲把內心的恐懼掏出來,這片海是我第一個恐怖情人,我害怕它卻也愛它。(2018/4/10 返鄉)

#返鄉 #展覽 #北海岸 #童年

0 views

© 2014-2020 by LIYA. 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Facebook - Black Circle
  • Flickr - Black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Black Circle
  • 95834-a6e79b7b5cdc84f4ee83ca062bb211c7-medium_jpg